【陈云故事】“最要紧的是把思想方法搞对头”

驱动号 2019-10-09

陈云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、政治家,杰出的马克思主义者,中国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开创者和奠基人之一。在中国革命、建设和改革的关键时期,陈云都能运用科学的思维来解决一些关键问题。他之所能够保持科学的思维,一个显著的原因,就是他重视、坚持倡导并身体力行学习哲学、运用哲学。他经常强调:学好哲学,终身受用。他在实践中总结出的“不唯上、不唯书、只唯实,交换、比较、反复”这十五个字,对他一生产生了极为重要的影响。

“最要紧的是把思想方法搞对头”

陈云在长达70余年的革命生涯中,始终坚持并善于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,创造性地领导了革命斗争、经济建设和党的建设,表现出了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杰出智慧和领导才能。在这一过程中,他重视思想方法,多次把思想方法说成是“最要紧的”、“根本的”、“终身受用的”、“思想的基本建设”。

延安时期,陈云在领导组织工作的过程中,十分重视思想方法。他曾当面向毛泽东请教,我们党内像陈独秀,瞿秋白都是有学问的人,李立三、王明念的书也不少,为什么这些人会犯错误呢?与王明等教条主义者不同,陈云是从工人运动中成长起来的党中央领导人。但他未能辨别“左”倾错误。因此,他三次同毛泽东讨论这个问题,认为自己犯错误是由于经验少,毛泽东不同意。陈云回忆说:“毛主席对我说,你不是经验少,是思想方法不对头。他要我学点哲学”,“他以张国焘的经验并不少为例加以说明”。

陈云记住了毛泽东的话,在以后的工作中反复强调这个问题。他说:“掌握了马列主义的原理和思想方法,就会自然地同自己的实践经验结合起来,把具体经验提高到一般理论,再拿这种一般理论去指导实际工作”,“理论上、思想方法上搞好了,对党对革命是有很大好处的”。他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哲学,尤其是学习毛泽东的著作。除此之外,他还看了不少参考书,如李达的《新社会学大纲》,日本河上肇的哲学著作,还有《资本论》和《列宁选集》等。“他每看完一本书,对这本书究竟讲了些什么,都可以很准确地用自己的语言讲解出来,而且能识别一些不同看法的对与错,特别是那些违背马列主义经典著作的东西,能很快识别,进行批判。”能做到这些,“是因为他有丰富的经验,善于把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同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理论结合起来”。

在读书的过程中,陈云形成了实事求是的思想方法,那就是“不唯上、不唯书、只唯实,交换、比较、反复”。晚年,他曾回忆说:“在延安,毛主席起草的文件、电报,我都看过,最后得出一个结论,就是要实事求是。这里的关键是要把‘实事’看全面”。他以自身的经验告诫说:“有的同志有经验主义的毛病,决不是因为他们有了某些工作经验,而是因为他们用自己狭隘的经验去观察去解决一切问题。”因此,要提高干部的政治水平,克服经验主义,就“要在思想方法上,在政治上和理论上,在党的路线上和政策上加强教育”。此后,陈云多次强调了这一思想方法。

不唯上、不唯书、只唯实,交换、比较、反复

东北时期,在“四保临江”战役的紧要关头,陈云明确指出:不要因为个人意气之争,而影响全东北、全中国人民的翻身。如果那样,既无脸面面对生者,更无脸面面对已经牺牲了的无数先烈。他于1947年2月7日在中共中央辽东分局会议上作了《怎样才能少犯错误》的讲话。在讲话中,陈云回忆了延安时期毛泽东三次教他学哲学的情形,他总结出:“学习正确观察问题的思想方法”。而要想正确地观察问题,少犯错误,就要避免认识上的片面性,其方法,“我概括为三条:一、交换,二、比较,三、反复”。这也是陈云第一次正式地提出“六字”方针。他还指出:“人之所以犯错误,都是由于不了解实际情况就匆忙地决定对策,主观与客观相脱离。”陈云论述的这一思想方法,不仅意在指导如何进行军事决策,如何做群众工作;也意在指导如何对待自己的错误,如何对待不同意见,以健全党内生活,加强党的团结。

1956年,八届二中全会闭幕的第二天,国务院第四十次全体会议决定,由陈云分管国务院第五办公室的商业口及第七、第八办公室,兼任商业部部长。同日,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十一次会议正式批准陈云任商业部部长,由毛泽东主席颁令公布。陈云在领导商业工作的时候,强调:从事商业工作必须具有政治观点、群众观点和生产观点。除了倡导这“三大观点”,陈云还一再强调要把思想方法搞对头,他认为思想方法不对头,经验就提不高。这一点,对做任何工作,对解决任何问题,都是很重要的,商业工作也不例外。陈云强调的正确的思想方法,是唯物辩证法,也就是毛泽东说的实事求是、一切从实际出发。他说:“我们观察,分析和解决问题的方法,是唯物辩证法,也就是毛主席说的实事求是,从实际出发”。他还特别提倡要做到“交换、比较、反复”。为什么要交换?因为“一个人看问题总是有局限性的。集体讨论、大家交换意见,是达到全面认识的重要方法”。为什么要比较?因为“所有正确的分析,都是经过比较的。这是‘试金石’的方法。通过比较,可以弄清楚事物的本质”。为什么要反复?因为“人们认识事物,往往不是一次就能完成的,需要有一个反复的过程。这里重要的,是找‘反对派’;如果没有‘反对派’,也要假定一个‘反对派’”。

在国民经济困难时期,中共中央在北京召开了七千人大会。就在七千人大会闭幕后的第二天,1962年2月8日,陈云参加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的陕西省全体干部会议,就如何来贯彻七千人大会的精神,作了《怎样使我们的认识更正确些》的讲话。陈云再次谈到坚持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问题。他说:“在这次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,陕西省参加会议的同志开了大会和小会,都是开得好的。好就好在上下通了气。”他强调:“领导干部听话要特别注意听反面的话”。接着,陈云指出:“采取什么方法,才能使我们的认识比较正确呢?我提出以下几个方法,看行不行,同志们可以试一试”。这几个方法就是交换、比较和反复。陈云对这六个字进行了详细的阐释,他说:“交换。……就是多和别人交换意见”,“比较。研究问题,制定政策,决定计划,要把各种方案拿来比较”,“反复。作了比较以后,不要马上决定问题,还要进行反复考虑”。

1962年2月26日,国务院召开有各部委党组成员参加的会议,陈云参加会议并作《目前财政经济情况和克服困难的若干办法》的报告。他在报告中特别强调要有正确的思想方法,以便能够正确认识经济困难的形势、采取有力措施来克服困难。他说:“把各种不同的看法说出来,进行讨论,不是坏事而是好事,有利于使我们的认识趋于统一”,“各部委之间,各部委的内部,对这些问题事实上存在着不同的看法,彼此进行交换,听听不同的意见,这对暴露缺点、改进工作,很有好处”。

1978年底,中共中央召开了中央工作会议。12月10日,陈云出席中共中央工作会议东北组会议并作了《关于当前经济问题的五点意见》的发言。针对国民经济比例严重失调,如何实现国家发展的现代化,陈云指出:“我们要坚持实事求是,就是要根据现状,找出解决问题的办法。首先弄清事实,这是关键问题”,“为了弄清“实事”,我把它概括为六个字,就是交换,比较,反复”。他再次对这“六个字”进行了详细地解释,并就经济问题谈了五点意见。

从1979年11月开始,在中央政治局、书记处领导下,由邓小平、胡耀邦主持起草《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》。在起草《历史决议》的过程中,陈云指出:“建国以后,我们一些工作发生失误,原因还是离开了实事求是的原则。”建议“在党内,在干部中,在青年中,提倡学哲学,有根本的意义”。这条建议,邓小平十分重视。1981年3月26日,邓小平在一次谈话中转述陈云的建议,指出:“陈云同志说,他学习毛泽东同志的哲学著作,受益很大。毛泽东同志亲自给他讲过三次要学哲学”,“现在我们的干部中很多人不懂哲学,很需要从思想方法、工作方法上提高一步”,“历史决议中关于毛泽东同志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贡献,要写得更丰富,更充实。结束语中也要加上提倡学习的意思”。

党的十三大前夕,陈云同中央负责同志谈话,在谈话中,他再次强调思想方法的重要性,他指出:“要把我们的党和国家领导好,最要紧的,是要使领导干部的思想方法搞对头”,“现在我们在新的形势下全党仍然面临着学会运用马列主义、毛泽东思想的立场、观点、方法分析和解决问题这项最迫切的任务”。只有把这项任务解决好,才能承担起领导社会主义事业的重任。十三大后,陈云退出中央领导岗位第一线,但他仍一如既往地关心党和国家的工作,并提醒年轻的领导干部要在实践中学会运用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方法,并用它来观察和处理问题。

1990年,陈云在同浙江省党政军负责人谈话时指出:“怎样才能做到实事求是?当时我的体会就是十五个字:不唯上、不唯书、只唯实,交换、比较、反复”。这是陈云第一次正式地、完整地提出“十五字”方针。用陈云的话说,“这十五个字”前九个字是唯物论,后六个字是辩证法,总起来就是唯物辩证法。可以说,这“十五个字”生动而通俗地概括了实事求是的科学内涵,体现了把正确的思想方法贯穿于工作的全过程。这是陈云思想方法的精髓所在,也成了陈云毕生实践、毕生强调的思想原则和工作方法。

除了上面这几次集中谈论思想方法问题,陈云还有两次突出强调把思想方法搞对头。一次是“文化大革命”期间,他有计划地学习马列著作,“从思想理论上把陈伯达的‘那一套’打倒了”。一次是粉碎“四人帮”后不久,1977年9月28日,他在《人民日报》发表《坚持实事求是的革命作风》的文章。文章中,他专门讲了毛主席从红军时代就反对本本主义,提倡调查研究,实事求是的精神,按此原则指挥军事,从事领导工作。他号召全体共产党员,在纪念毛泽东的时候,要学习毛泽东的精神,坚持实事求是,搞好我们的工作。

1977年9月28日,《人民日报》刊登《坚持实事求是的革命作风》一文。

可以说,这几次集中地谈论思想方法问题贯穿陈云的一生,贯穿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各个历史时期,反映了思想路线对中国革命的正反两方面的经验总结。实践已经证明,什么时候我们的思想方法正确,党的事业就能顺利发展;反之,则会遭到严重的损失。宋平曾回忆说:“几十年来,特别在历史发展的重要关头,陈云同志总是用自己的切身体会,教育党的领导干部学习哲学,用辩证唯物主义的方法论来研究新情况,解决新问题。”陈云曾总结说:“唯物辩证法和历史唯物论是最正确最科学的世界观和思想方法。一个人,无论从事什么工作,有还是没有这个世界观和思想方法,工作起来就会大不一样。”

来源:《陈云风采》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2017年

制作:晓雅

编辑:李理

责编:钟频

长按二维码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