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上的那帮“二货”

中国箱包网 2019-10-09





以前某人的鲁莽行为,总被挖苦为“二百五”;最近换了个说法为“二百九”,具体解释是:“二百九”等于“二百五”、加“三八”、加“二”,所以“二”也相应具有“傻”、“瓜娃子”之意。至于“二”的这种特定含义是怎么来的,我还不太明白。但人们把文武两圣人称呼为孔老二、关二爷,以及隋唐好汉秦二爷、单二爷等等的叫法时,“二”还是个中性词。与此关联的是,在历史的发展过程中,存在一个规律:在历史上,每个朝代的第二代皇帝接班时或即位后,总是要发生点事儿。

  第一个是消灭六国、一统天下的秦始皇,他辛辛苦苦打下了天下最后被他儿子胡亥二世给“玩完”了。这个大家都知道。

  后来的西汉刘邦打下了天下,眼瞅着儿子刘盈太软弱,想换掉,幸好有“商山四皓”帮助,才渡过难关,但刘盈妈妈吕后太强悍了,差点把刘家天下变成吕家天下。但东汉时,汉光武帝的太子(东汉“二代”)一看亲妈妈郭皇后被废,就主动把太子位子让出去,还好,后来大家相安无事。

  到了统一三国的西晋时期,晋朝的“晋二世”居然是个傻子(NND,真把下面的野心家当空气了),其后导致的“八王之乱”,直接OVER了西晋,开创了有史以来一个“自杀”的王朝。其后果就是“五胡乱华”,南北朝分治了数百年,好不容易让杨坚的隋朝统一了吧,结果“二”的精神又一次在历史上发挥了它的作用。杨坚的“二”儿子杨广(即历史大名鼎鼎反面皇帝——隋炀帝)搞得天下民不聊生,烽烟四起,亲手埋葬了“杨”家王朝。

  其后,让他的姨表兄弟李渊篡夺皇位,等做了九年皇帝后,又一次发生意外,李渊的“二”儿子李世民来了个“玄武门之变”,杀兄诛弟,然后逼老爸退位,自己称帝。

  李渊很郁闷,在历史上被认为是个“平庸”(其实不是)的开国皇帝。是啊,你想,他李渊夹在历史上最坏的典型、“坏你坏到骨头里”的隋炀帝,与历史上最好的皇帝“模范”、“ 好你好到骨头里”的唐太宗之间,不平庸才怪呢!

  唐朝后面的宋朝,在宋太祖“烛光斧影”不明不白地死后,他弟弟赵光义打破常规做了皇帝,一时让天下百姓惊愕不已。宋朝的文明也影响了辽、金,这两个朝代一个是“二”儿子耶律德光做了皇帝,一个阿骨打的弟弟吴买乞继承了帝位。看来,这个规律对少数民族政权也不例外耶!

  宋之后的元朝,还好,第二代平稳过度。元之后的明朝,等朱元璋一死,明“二代”朱允炆就被他四叔朱棣给夺了天下,接着将侄儿在位四年(建文年间),当成了洪武年间。而朱棣的“二”儿子差一点学成了隋炀帝、唐太宗。

  明亡清兴,清朝太祖皇帝努尔哈赤一死,四大贝勒争夺位,作为第四子的皇太极继承大汗,——这个,可以理解,毕竟少数民族的“嫡长子”观念不深。

  到清朝晚期,随着“辛亥革命”的一声炮响,中华民国诞生了。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孙中山将总统权力交给继任者袁世凯,作为中华民国“二代”总统的袁世凯居然想复辟成中华帝国的皇帝,又一次在“二”上横生变数,立即引起全国人民(包括袁世凯手下大将)的反抗,直接导致“窃国大盗”在政治上、在肉体上“挂”了!这个效应,让某些野心家再也不敢明着当皇帝了。

  究其原因,是因为打天下的第一代,与守天下的第二代,在运作思维、操作手法等方面有着天壤之别,前者重在“破”,后者重在“立”,而衔接期间考验的是如何减少“阵痛”,能够波澜不兴地完成转变。衔接得好,就形成“你好我好大家好“,天下太平的局面;衔接不好,就会天崩地裂、地动山摇,会“二世”而亡。

  如今的“官二代”、“富二代”和“星二代”,多了去了。只要不“败家”的都是好孩子;要是“败家”了,——“败”就“败”了吧,俺早就见怪不怪了。你看,两千年了,“二”的效应不是一直在发挥着他的作用吗?不过,在此呼吁“二代”们要好好搞好自己的生活,不要折腾,不要再“二”了!